> 正文

梅之颂

2018-08-21 15:24 点击: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一纸墨梅,疏密有致,老干新枝远近交错,浓淡相宜。着笔时,每一步都讲求顺序、走势和分量。

  外公健在的时候,犹喜在梅花图上题诗。老人家抄录最多的是南宋诗人刘克庄的咏梅诗,“幸然不识桃和柳,却为梅花累十年。”外公应该是充分理解了诗人的志趣所在。

  骨里红梅,“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那些缀于枝头的半透明的花朵,“冰雪林中着此身,不同桃李混芳尘。”梅花香径,“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一念花开,“我家洗砚池边树,朵朵花开淡墨痕。不要人夸颜色好,只留清气满乾坤。”铁骨冰心,“不经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凌寒独放,“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

  ……

  曾经记忆中的一个冬日周末。家里温暖的炉火上水壶冒着热气,室外传来长笛声。天冷,不出门,只看着那壶上的热气想象长笛的声音,一定会跑遍雪地,亲吻了每一朵梅花。

  就像正月里接到成都友人的信息,告诉我说杜甫草堂的梅花开了。说那腊梅,一年可花开二度,那枝梢上茂盛的花朵,让清冷的季节里有了鲜活的灵动感。

  我把有关梅的话题浓缩到一段文字里,写这个让人深爱了千年的精灵,写这个在严寒中灿烂一树的花王。寒冷中的梅花,何以轮回千载依然将美留给了人间,她用什么样的姿态度化过谁的未来?

  梅香在心,细细品,慢慢念。

  记得百岁外婆在50多年前的小园里压梅枝的情景,她忘我地翻土、添土,我热情地想着那梅枝来年的模样,却只在纸上耕耘。后来,居住在十几层高的楼上,再也看不见那可以除草、施肥、浇水的小园子。而梅花,纵横在一张构图中,任我从我的角度描绘梅的风采。

  在心底,那些梅们,光影绰约,高洁坚韧,接近我心中那种恒定的美。

  从南方到北方,梅,总是先于叶开放。原本产于南方的梅,在三千多年的栽培史中,以她高洁、坚强、谦虚的品格,带给人们奋发向上的励志模板。案头,瓷瓶里放置一枝梅,代表主人的志向,观赏时领略一种精神气质。田间,梅树成林,那梅花的花、叶、根、果都是入药的佳品。生长在北方的梅,在严寒里梅开百花之先,独天下而春。翻开《书经》,那句“若作和羹,尔惟盐梅”告诉我,作为调味品,梅早在三千多年前就出现在百姓餐桌上了。

  可以想见,那一树树梅花,凌寒开放在古色古香的民居周围,营造出独具历史景象的文脉。文脉绵延,西汉末年扬雄作《蜀都赋》:“被以樱、梅,树以木兰。”让人们了解到两千多年前的梅,早已作为园林树木用于城市绿化了。

  唐时,称梅为红梅,《全唐诗话》有记载:“蜀州郡阁有红梅数株。”南方无雪,梅无须傲霜斗雪地生长,但梅的品性和风骨,一脉相承。

  “寒林三千树,独爱梅一枝。”梅花高坚的气节,被历代文人墨客、黎民百姓所敬仰。有时,我也会用对梅花的解读纪念那些用心奋斗的过往,将彻骨的诗情洒满每一个花瓣。

  去年冬天,几乎无雪。于是打破了我踏雪寻梅的计划。我从网上下载梅花图片:红梅、松竹梅、腊梅、乌梅,甚至将画家笔下的各种梅都收藏在一个文件夹里,取名为“梅苑”。目的很明确,为自己画梅找参照物。追求美是我一生的心愿。其实,我也想画出那五朵花瓣象征的幸福。

  于是,在酣畅的笔墨中舒展了我对梅花的敬仰和喜爱。写在日志里的梅,吟成诗句的梅,画在纸上的梅,收在相机里的梅,念在心里的梅,统统穿过太阳光的明媚,笑意盎然地成为我精神的一部分。即使天色向晚,也丝毫不影响月光下的梅散发出的暗香和灼灼光华。

  “画梅须具梅气骨,人与梅花一样清。”这是世人送给王冕的赞誉。元末明初,被称为“画梅高手”的王冕,洗墨梅花,卓然不群。他画出梅花的风骨、清高,将梅花的仙姿神韵解读为一怀高尚情趣、淡泊名利的胸襟。淡淡的墨痕,一种幽香跃然纸上,那是来自梅花的芬芳。被人格化了的梅花,于横斜的疏影之中和嶙峋的骨节之间,与兰竹菊并称“四君子”,尘色之外,梅花“化为人格,就是掷地有声的气节”。据说,明清时,民间甚至还有“瓶插梅花迎新春”的习俗。

  覆雪悬冰的梅枝,蕴含着铮铮气韵。而在孤寒中开放的梅花,“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有时,人们会忽略梅盛开的花期,但却会将开在任何一处的梅花记在心里。梅的记忆,凝固时光。我以为,梅花代表最完整的高洁。人们之所以对高洁有着无限敬仰,也因了梅花自身的高洁,也因了世上写梅花的诗文都如此唯美浪漫和悲壮。高洁之上,一首《红梅赞》征服了我。我愿意像红梅一样的坚强。

  让梅入画,把梅花刻在心里。堆积一枝梅的品质,仿若见证了人格的萃取过程,有着无穷的意味。萦绕在梅树之间的,是一枝迎霜傲雪的梅花带来的信仰,让人在探索人生时找到生命的华彩所在。那挺立在岩石上、山地里、狂野中的气节,就是一种立场,一种不停奋斗的品质。有韧性,在苦寒的境遇中矢志不渝,往上生长。因为高洁,所以人们常把梅和雪放在一起以突出坚强和个性。不经意间,就把梅花的香、梅花的美溯源到人性深处、历史深处去了。

  难忘儿时母亲身着棉布中式袄的神情,淡雅素净,举手投足透着中国妇女特有的含蓄美。借梅喻人,母亲就是墨梅。她的美在于她善良、勤劳和肯吃亏。

  从沂蒙山的抗日烽火中走来的祖母,挽着一个密实的发髻,眉眼间那种乐观的、无视苦难的笑意印在了我的心里,并没有一闪而逝,而是勾画成梅,至今挥之不去。

  那首《红梅赞》,赞的是红梅品格。“红岩上红梅开,千里冰霜脚下踩。三九严寒何所惧,一片丹心向阳开。”歌词、曲调,都触动了灵魂,令我动了情感,壮了信心。或许,这正是《红梅赞》后来成为红色经典的重要原因,也是《红梅赞》的核心价值所在。

  傲霜斗雪引领百花的诗意人生,是多少人的追求。说红梅,赞红梅,意在述志。赞誉梅花,也是赞赏自己的立身之德。

  我曾在心里唱《红梅赞》,唱了一遍又一遍,直至一有机会,就在众人面前全情投入地唱出来,感动自己,也感染了别人。那一字一句对梅的诠释,让我与梅的情结渐渐深厚起来。

  “瑞雪压梅枝,方显柔情傲骨。”蕴藏着一种价值观。突破逆境,关注自己的价值取向,挖掘潜能,获得新生。这应该是另一首《梅花颂》,因为人们赋予了梅某种有性格的生命力。多少文人墨客追随着一纸画面中的梅花丛进入到自己怀想的世界,寻找过精神气质的来源,寻找过勇气的来源。

  盛开了三千多年的梅花,开到今天一直不衰。没有哪一朝代的人忘记过她,停止过对她的赞美和歌咏。她栖息在历代文人的诗文里,拉长了人们的视线,冲击着看见和看不见的一种频率。

  二十四节气里的梅花开在冬末,开在春首。那些傲然挺立的画面,那些盘根错节的乐观,那些苍劲古朴的厚重,浓墨淡开。相信每一朵梅花的方向都有属于她的浓墨点,都将和着那漫天飞舞的雪花,由里而外,深入人心。

  赏梅季节,有两三个月的花期。我,迎着冬天和早春,在路上,不断看见开放的梅。


  《 人民日报 》( 2018年08月20日 24 版)

(责任编辑:李秀梅)
相关新闻

光伏“出海”好扬帆 苦练内功迎挑战

原标题:光伏出海好扬帆苦练内功迎挑战 531新政以来,国内光伏市场迅速降温,面对严控建设规模、补贴进一步退出的局面,国内光伏企业将目光转向国际市场。不过,无论是美国还是...

2018-10-15 16:19:03

我国核能系统冷却剂技术获新突破

原标题:我国核能系统冷却剂技术获新突破 本报合肥10月14日电(记者孙振)记者近日获悉:中国科学院合肥物质科学研究院核能安全技术研究所项目团队研制的液态金属锂实验回路,在...

2018-10-15 16:14:26

安徽会馆文物腾退渐近尾声

原标题:安徽会馆文物腾退渐近尾声 紧邻琉璃厂、位于西城区后孙公园胡同的安徽会馆,号称北京会馆之首。记者昨天从市发改委、西城区文委获悉,去年12月安徽会馆文物项目启动腾...

2018-10-15 15:56:04
指导单位 : 人民日报社 中国报业协会 国资委         主办单位 : 中国报业 中国金天北京网络科技中心         运营支持 : 中国报业信息技术部
版权所有 : 中国金天国际集团 中国金天北京网络科技中心    法律顾问: 北京市连纵律师事务所     京ICP备14028561号-3